乐平新闻 首页> 公益> 正文

老“创客”眼中的京津冀:将是中国经济增长第三极

2019-12-03 08:40:36
  

  中新社石家庄12月26日电 题:老“创客”眼中的京津冀

  作者 鲁达 陈林 李茜 高红超

  钢铁产业正遭遇寒冬,河北唐山迁安市的老“创客”叶金保再次成为媒体聚焦的“明星”。

  这座以钢铁闻名中国的小城里,叶金保于上世纪末创办了当地第一家民营钢铁企业,谈及当时红火的生意,他笑称,可谓“日进斗金”。

  当其他人纷纷跟进时,叶金保却在2006年选择“孤独”转型。在距此约200公里的北京中关村,他高薪聘请科研团队进行药品研发。“(团队)集中了众多这一领域的知名专家,每年仅工资一项(支出)就有2000万元左右(人民币)”。

  两年后,叶金保彻底退出钢铁市场。他说,那时钢铁还很火,坚持转型是认为“生物技术”相比老本行,是未来“有前途”的产业。

  2014年,有“世界钢铁第一大省”之称的河北,粗钢产量14年来首次出现下降。在经济结构调整和大气污染治理双重背景下,压减钢铁等过剩产能势在必行。按照国务院要求,到2017年底,河北要压减6000万吨钢铁产能,占中国钢铁压减量的3/4,也相当于德、法两国2014年的粗钢产量。

  此时,当很多原来的同行被迫退出钢铁市场寻求新商机时,叶金保在北京的研发团队已日趋成熟,在迁安的公司也有了5条生产线。今年9月,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曾走进企业调研,对他从钢铁企业转型发展生物医药产业的路子表示赞赏。

  “如果没有转型,我个人的财富积累要快得多,多得多。”叶金保坦言,转型很难,特别是投资大、风险高、见效慢的新兴产业,但一定又得转,别无选择,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为此叶金保已先后投入数亿元。“快10年了,一直都在投入,始终没盈利,但我坚信路是对的!”他说,即便钢铁市场现在依然红火也不后悔当初的选择,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推进,很多北京同类新兴产业也开始向河北转移,叶金保认为这会形成新的产业集群,“离盈利不会远了”。

  河北企业在北京设立研发中心,如今已不再新鲜。在河北保定安新县经营鞋厂的刘会同直言,原来很多高端人才不愿到河北县城来工作,企业想发展又必须聘请他们,最后只能在北京“设点”。有时他下午5时下班,还要开1小时车到北京跟那里的团队开会。

  当记者问及刘会同在京、冀两地间哪儿时间长一些时?这位上世纪80年代就进京卖鞋的冀商笑着说,他的足迹已不局限于北京、河北、上海等地。这位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到德国、法国、韩国等国考察市场已成常态,这也让他对市场的嗅觉更为敏锐。

  得益于之前销售目标向海外的调整,如今刘会同企业的年产值已超数亿。他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为企业带来了巨大机遇,正借此谋划企业到北京进行新三板上市。

  同叶金保、刘会同一样,浙商赵海旺同样对未来充满信心,尽管近一两年生意远不如以前。

  受“三期叠加”、结构性矛盾、外部环境等影响,2015年中国前三季度经济增长6.9%,增速放缓,多位受访商人表示感同身受。赵海旺说这两年很多朋友都明显感觉生意难做了,利润也降了。

  “生意虽有波动,但发展趋势仍然向好。”赵海旺说,在他们这些“创客”眼里,“京津冀”上升国家战略后,将是继珠三角、长三角后中国经济增长第三极。

  “如果没信心,谁会一下投入2000多万元在这里盖厂房办企业?”赵海旺反问道。当他在北京的服装厂被迫需要外迁时,距京不足百公里的河北廊坊永清县成为首选。赵海旺说,如果现在的“断头路”京台高速修通后,进京只需半小时。

  一个利好消息是,目前京台高速北京段最南端已开工建设,并将连接至河北、天津。北京市交通委负责人此前表示,到2017年,京津冀三地之间再无“断头路”。

  在永清县经济开发区厂区外,赵海旺指着周边企业对记者说,前年刚来时这里还很空旷,现在已新建了很多企业,这些“创客”不仅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受益者,也将成为中国这一区域经济崛起的见证者。(完)
更多精彩:
群助手 http://www.zhanjigo.com

乐平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平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