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新闻 首页> 公益> 正文

东北抗联将领王明贵之子:父亲火化后骨灰残留弹片

2019-12-03 10:18:34
  

  “父亲对篝火有着很深的感情。”这是东北抗联将领王明贵之子王昶军印象最深的。

  1959年,王明贵就撰写过一篇文章《篝火》,被收录在《星火燎原》丛书第五集。

  从记事时起,王明贵的篝火也一直闪烁在王昶军的记忆里。

  1934年,身为金矿工人的王明贵因不满日伪剥削和压迫,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那年,王明贵23岁,此后近8年的时间,他就没住过真正的房子。

  当时,为避免日伪的打击,抗联主要活动在深山密林之间,一个个数九隆冬之夜,北风刺骨、滴水成冰,王明贵和战友们都是伴着一团团篝火度过,而战情紧张时,连篝火也不敢点燃,只能相拥取暖,很多战士睡过去,就再也没能醒来。

  “那段峥嵘岁月,对于父亲他们而言,熊熊的篝火,是光明、温暖,也是幸福与希望。”王昶军说。

  篝火旁,王明贵宣誓入党;篝火旁,王明贵聆听周保中、冯仲云、李兆麟等抗联将领讲述革命道理;篝火旁,王明贵和他的战友一次次地谋划着打击日寇的作战计划——袭击鹤岗、智取克山、激战西宝山、攻克辰清城、横扫嫩江原、奔袭霍龙门、夜袭罕达气、血战库楚河……

  王明贵曾任抗联第6军3师师长、抗联第3路军3支队支队长,身经二百三十多次战斗。“他和战友们打出了抗联勇士的威风,打出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志气,打出了中国人民抗战必胜的信心,使日军将东北作为全面侵华战争稳固后方基地的战略企图难以实现。”王昶军说。

  为了促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王明贵和蒙古族、鄂伦春族、达斡尔族、朝鲜族等少数民族的头领在篝火旁歃血为盟,结拜生死兄弟,立誓共同消灭日本侵略者。

  有一年,王明贵带着家人回到了革命老区汤原。“站在汤旺河边,望着小兴安岭高高的山脉,父亲沉重地给我们讲述起那段常常连篝火也不敢点燃的西征岁月。”王昶军说。

  为了扩大抗日游击区,开辟新的战场,1938年冬,抗联第六军沿着大、小兴安岭山脉向松嫩平原进发。

  西征,长达三千多里,历时4个多月。沿途山高林密、杂草丛生、人烟稀少。陡峭的山路,齐腰深的雪,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没有粮食,他们就吃榆树皮。零下四、五十摄氏度的气温,破棉袄根本挡不住寒冷,有的战士走着走着就站着不动了,别人上前一摸,人已经断了气。

  王明贵带着先遣队,第一批到达嫩江地区的海伦。李兆麟带着第6军主力于1939年1月到达绥棱地区。李兆麟给王明贵写过一封信,上面只有七个字:“部队困难到极点”。

  王明贵带人和粮食前去接应。见到了李兆麟,王明贵几乎认不出来了:他头发蓬乱,脸庞黑瘦,眼睛深陷,棉衣被树枝刮的破烂不堪。没有棉衣的战士,身上披着破棉被、麻袋片或口袋布。没有棉鞋的战士,脚上只包着马皮;没有帽子的战士,头上缠着好几层布……

  “篝火旁,躺满了伤员,有的冻掉了手指和脚趾,有的冻坏了鼻子和耳朵。没有药,伤口只能用旧布包着。几个伤员挣扎着坐起来,伸出肿得发紫的手和父亲握手。”王昶军说,父亲哭了,立即让接应部队支上几口大锅,只能煮粥不能做干饭,每人只能喝一碗,不然会撑死人的。那天,有3个战士吃着吃着,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李兆麟将军曾写过一首《露营之歌》,就是对当时艰苦生活的生动写照。其中一段,尤为慷慨感人:

  “塑风怒号,大雪飞扬。

  征马踟蹰,冷气侵人夜难眠。

  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

  壮士们!精诚奋发横扫嫩江原。

  伟志兮,何能消减。

  全民族,各阶级,

  团结起,夺回我河山!”

  新中国成立后,王明贵放弃了去南方任更高职务和享受更好生活条件的机会,主动要求回到黑龙江,担任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少将军衔,直至退休。

  “父亲离不开黑土地。这里有他战斗的足迹,埋葬着患难与共壮烈牺牲的战友,大兴安岭老林里还住着为了抗日生死结拜的民族兄弟——他与白山黑水有着不灭的篝火之情。”王昶军说。

  王明贵去世后火葬,骨灰中还残留着没有烧化的弹片。这块弹片,镶嵌在他的头骨里几十年。

  “虽然父亲离开已有10年,可父亲的篝火仍然在燃烧,它不在高山上、不在森林里、不在雪原中,在我们的心里。”王昶军深情地说,这火里,燃烧着东北人民不屈不挠反抗侵略的意志,燃烧着东北抗联英勇不屈为祖国的精神,燃烧着父辈们国富民强不受辱的梦想……“父辈的篝火,将子子孙孙世代相传,永不熄灭!”(记者马令)
更多精彩:
澳门太阳城娱乐开户网1e0e.com

乐平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平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