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初网 > 读书心得 > 畅谈今夕 ——读《温州记忆》有感

畅谈今夕 ——读《温州记忆》有感
2020-08-07 21:56:00   

畅谈今夕 ——读《温州记忆》有感 钱奕喆 历史长河中,温州曾并非中国的一部分,拥有着属于自己而独特瓯越文化,说着同各地迥然不同的温州话,在90年代横空出世的“温州模式”在重重压力下跻身沿海开放城市,凭借独特的民营经济著称于中国的佳话中。 --序言 秦皇统一天下之前,东欧在今温台地区成功建国,并延续了接近百年的文明,终于在汉武帝建元三年之时,正式国灭,国破不抵瓯越文化根深蒂固,温州人是中国人,而中国人却不都是温州人。 温州人冲在发展的最前线,进步在温州人心中重如山,在古代手工业上登峰造极,贵为青瓷的发祥地之一,亦不肯让宋的海上贸易空前繁荣给自己留下遗憾,撸起湿漉漉的袖子,建设港口,终于在南宋初期成为四大海港之一,而现今温州认为浙南与闽北的海上枢纽。 张望前方,温州之未来仍于海港,乐清湾被认定为下一个鹿特丹港,潜力不可言说,并自2005年后年年定下战略目标,签订国际条约,为建设乐清湾港口,现已不只是温州人独自在努力,中国政府一定程度上应其签署“欧飞工程”,进一步扩大温州的建成区与港口的开发张望,海途之上有自由的发展方向,聪明的温州人定会抓住机会建设加工中心,使零件经济转化为产品经济,一定程度上温州极其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贸易集散中心与制造中心。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80年代起温州雄风四起,得到全国第一张个体工商湖的营业执照,在80年代初步建起纽扣,鞋服的生产线,独步全国,温州人拿起自己的老本子,操着算本,打着共同致富的旗号,挽起叔舅的手臂,执起伯娘的臂膀,在那一小片恶劣的田地上犁平土地,大胆地抛出自己的钱袋子,建设着自己心中的梦。 那一张张粗劣的毛票在地上发出了绿芽,虽未能生成支撑一方的苍天大树,但它支撑起了一个家庭的生活与幸福,温州人的富有并非偶然,而是必然。 民营经济活跃的浙江吸引了众多农民工前来就业,目前全省拥有2100万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就业总数的十分之一以上。农民工为浙江城市建设、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据测算,2011年,农民工对浙江GDP的贡献率超过40%。而温州更是农民工驻扎的前沿阵地,民营经济似那余晖下的闪光,格外亮眼,是他们皈依的必备条件。 民营经济升格为人民富有,富有的人们将自己的希望重撒在了这块希望之土上,金温铁路成为第一条合资铁路,而市域铁路s1线则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条大力向民间集资的铁路线路,贵为我国第一条市域铁路,被光荣的纳入“135”中,汇聚着温州引领中国的口号。 蓦然回首老先生的《温州记忆》,怀揣着那怦然的温州心,在进入城区后的片片愁绪基于他对于温州的期望,他心中的温州是美丽的,他怀念从前的温州,问“现在的房子为什么不造成那样?是造不出来吗?”江南水乡的影子在云层若苔藓般肆意生长下,愈来愈昏黄,留下的只剩下那一个个红色而醒目的“拆”,回想在大街之上,城区之中,大厦若雨后春笋般涌现,那曾经的市区昔日的繁华随着光阴的眼去,被一夜暴富的暴发户用重锤砸去,取而代之的则是那涌现的建筑工地,又将种下高楼的永久种子,取而代之的是那夜晚烁烁发光的mi红灯,那耀眼的繁华。 行于温州大街传入耳畔的是那独特的温州乡音,那饶舌而却极富魅力的温州方言,在老先生眼中也许是那亘古时期人们耳畔回响的调调,那嘶哑的南戏,人物那摄魂的神情下痛斥着社会的黑暗,那敲锣打鼓的激情激起了多少文人心中的波澜? 念念不忘的是那乡情,是那别具一格的瓯越文化,历届瓯越王扛起战斧,支起那血肉模糊的大腿,驰骋于战场之上,为中原而战,也为瓯越而战,那为尊严而战的战斗下,你挥舞着那张扬的战旗,吹响那冲锋于沙场上的号角,高举长矛,紧握藤盾,跨出那盛气凌人的步伐,从口中喷出那为乡土而战信念,冲,冲。 那一口口在乡间深处的水井,汇聚了您心中乡土的灵魂,您哼起那家喻户晓的曲儿,漫步于群山缭绕的绿野之中,拾起一块细石向井中抛去,激起阵阵暗暗的波澜还有那齐膝高的惊琏。安井旁,夜色正浓,一对野老举杯高呼,畅谈所有,一双村妇手持蒲葵扇,端着一杯香茶,对着自家门口指指点点,转而发出惊天的笑声,似乎想让每个人都听到似的。 你拭去脸上那一撮细汗,来回踱步着,忽而举头四望,似心中有了什么答案,漫步至家中,抽出了那本温州历史,在书本之上比划着,发出暗暗的笑,感叹着温州的文化,在心中描摹着历代名人那脸庞的弧线,哦!那是多么亲切,似是一个母亲偏爱自己的孩子一般,举起拳头在空中挥舞几下,来散开那身上那片片如丝如缕的抖动。 合起书,你拍拍那为灰尘受染的衣襟,缓缓抬头,四处张望,打开门,用鸡毛掸子甩去门上的灰尘,去寻找一个全新的“温州”。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