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初网 > 故事会 > 鬼医

鬼医
2020-06-28 18:17:17   

清乾隆三年的盛夏,松江府辖区内一个名叫张大忠的富户家里出了大事。原来这张大忠结婚多年,妻子生的都是女儿,就在他年近半百时,妻子忽然给他添了个男丁,取名张指望。张大忠完全指望着这宝贝疙瘩帮他继承家业,自然对孩子娇宠得不得了,生怕妻子奶水不够,还专门请了乳娘。这天下午,乳娘给孩子喂完奶之后,又抱着孩子出去转了一圈,然后就告别张家回去了。

乳娘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孩子就哇哇号哭不止。这一哭竟然哭了一整夜,就连第二天乳娘来时,张指望还在哭,只不过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了。乳娘喂奶,他也不吃。张大忠一下子慌了神,急忙四处寻找医生为孩子治病。四周的医生一个个地来了,但没有一个能找到孩子啼哭的原因,当然也治不了孩子的病。孩子不吃不喝,只是一个劲儿地哭,这放在谁的身上也受不了。张大忠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他让家人四处张贴告示,说只要有人能治得了孩子的病,自己愿以白银百两相酬。

这下事情闹大了,整个松江府甚至附近州府的医生都得到消息,赶来诊治。结果和前面的医生一样,诊断结果是孩子没病。至于为什么不吃东西,他们也弄不明白。

这事七传八传就传到了邓茂的耳朵里。这邓茂行医时,和走方郎中差不多,医术不高,采用半蒙半骗的手段,弄点吃的喝的。邓茂这个时候正饿得慌,因为附近没人相信他,他因此吃了上顿没下顿。他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立即高兴起来。

邓茂主意拿定,就上了路。等到了张大忠家门前,已是傍晚时分。邓茂肚子里叽里咕噜地直叫唤,他叩开张家的大门,说能治好张指望的病。

管家看了看邓茂一副要饭叫花子相,哪里肯信。可邓茂不慌不忙地说道:“有道是人不可貌相。再说了,你家小少爷此时处于病急乱投医的时候,再不诊治就怕来不及了。我要是看好了,张老爷能少了你的好处?毕竟我是你介绍进来的。”

管家心眼也灵活,知道时间拖得再长一点就怕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小少爷了。既然这人说得在理,不如让他试一试。他这样一想,就悄悄地把邓茂叫到了旁边,弄些好吃的给邓茂吃了,又给换了身干净衣服,这才把邓茂领到了老爷张大忠的面前。

张大忠也不问邓茂的来历,直接就把他领到了儿子的房间里。邓茂也装模作样地给张指望看起病来。其实邓茂来的目的就是骗吃骗喝的,如今饭也吃了,衣服也换了,他再能弄几两碎银子,就可以开溜了。邓茂看了看正在沉睡的张指望,好半天才拿捏着说道:“这孩子其实没有什么病啊。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不吃不喝的这我得想想。”

这些事邓茂早就打听清了,他以为这样一说,张大忠一准会给他点银子。谁知管家插上话来说道:“那就好,既然你能想出办法来,干脆今晚就住在这里,相出方子,你再离开不是更好吗?”

张大忠一听这话有道理,就不肯放邓茂走了。管家把邓茂领到客房,然后冷冷地说道:“我刚才想起来了,你怕不是走方郎中来这里混吃混喝的吧?今天要是让你给跑了,老爷清醒过来一定拿我是问。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哪里也不准去!”

邓茂浑身冰凉,看来管家是不会轻易放他走的。管家走后,邓茂试着推了推房门,房门纹丝不动,那个管家真的从外面落了锁。他吹熄了房里的蜡烛,装作睡下了,其实,他在房里团团转,一缕月色从窗户的缝隙中透过来,邓茂心里一动,打开了窗户,只见外面的地下银白一片,原是一个宽大的池子。从这里跑,看来是不可能了。
余姚格力空调售后维修电话 http://2229.shop.m.liebiao.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