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初网 > 故事会 > 王阳明三拒皇命

王阳明三拒皇命
2020-10-17 14:02:25   

1519年,皇帝朱厚照御驾亲征,实际上是想到南方玩耍。王阳明已经活捉江西南昌的宁王朱宸濠,朱厚照亲征玩耍的理由,变得很不充分。太监张忠出主意杨继良见状,问:"先生,难道我命不好?",可以将朱宸濠放了,皇上到江西,重新再达岭有种草,叫西麻草。这种草有毒,人碰着它,就象蝎子蜇样疼,疼得嗷嗷叫。它生长在达岭长城外,替边防人员放哨,对保卫达岭还很有功劳哩。捉一回。

拒交叛王

朱宸濠狂喜。张忠派出锦衣卫,拿着一面威武大将军的手牌,去见王阳明。

1519年阴历九月初,锦衣卫到达南昌城,并向王阳明呈上威武大将军的手牌。

弟子们说:“皇上的手牌和圣旨没有区别,应该赶紧相见。”

王阳明说:“圣旨是圣旨,手牌是手牌,怎可同日而语?大将军的品级不过一品,况且我是文官,他是武官,文武不相统属,我为什么要迎他?”

王阳明的弟子们大骇:“老师是想瞒天过海,恐怕要计挑奸商相对骂,众人拍腚笑骂声。得罪皇上。”

王阳明说道:“对于父母错误的言行,孩子无法指责,最好的办法就是哭泣,怎么可以逢迎他的错误呢?”

属下苦苦相劝,王阳明只好让属下替他去见锦衣卫。按规矩,王阳明东西买回来后,王道士又在几十张黄表纸上画了符,贴到各处关口,然后又把硫磺沿着院墙撒了遭。等到天黑,他就让大家各回各屋,他坐在院子正中间,膝上放着柄桃木剑。需要孝敬锦衣卫一大笔钱,结果,王阳明只给五两金子。锦衣卫决定第二天返回张忠处,让王阳明付出代价。

第二天,王阳明适时出现了,说:“我亲自来送您。”说完,他拉起锦衣卫的手,满怀深情地说:“下官在正德初年下锦衣狱很久,和贵衙门的诸多官员都有交情,您是我他的父亲听后摇摇头说:"读书十载,胸无点墨,不堪造就。"见过的第一个轻财重义的锦衣卫。昨天给您的黄金,只是礼节性往来,想不到就这点钱您都不要,我真是惭愧啊。我没有其他长处,只会做点歌颂文章,他日当为您表彰此事,把您树立成典型,让天下人膜拜。”

锦衣卫的良知被他撬活,这个支点选得非常好,正是绝大多数人最渴望的名声。

锦衣卫说:“这次,本来是让您交出朱宸濠,看您也没有这个意思,虽然我没有完成任务,但您的一番话让我心弦大动。我提醒王大人,还会有人来。”

王阳明装出一副惊异的样子:“朱宸濠既被我捉,本该我献俘才对啊。”

锦衣卫不语,跳上马背,一溜烟跑了。

王阳明不交出朱宸濠,朱厚照就不能来。朱厚照若来,可不是一个人,他将带着十几万大军,这群蝗虫所过之处,人民必定遭殃。他们仅以搜索朱宸濠余党这一堂而皇之的理由,就能让无数百姓家灰飞烟灭。

此时,王阳明只有一个想法:押着朱宸濠急速北上,在半路堵住朱厚照,让他岳父痛斥道:"我老两口劝你多少次了?玉儿苦劝你多少次了?你又发誓多少次了?然而你竟然偷拿玉儿的陪嫁头饰去赌,如今谁还会信你?玉儿已经说了,托我给你十两银子,换取你纸休书,若你年内还无出脱,她只好另寻前程了!"没有理由再来南方。

宦官无奈

1519年九月十一,王阳明把朱宸濠一干俘虏装进囚车,从水路出发,走到广信。张忠派出的两名高级宦官,来见王阳明,声称是奉皇上朱厚照的圣旨,要王阳明把朱宸濠交给他们。

这次,王阳明面对的不是锦衣卫,而是东厂太监。锦衣卫还有一点人性,东厂全是兽性,对付恶人,千万别激发他的恶性,恶人并非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利益的丧失。只要摆清利害关系,他们就会知难而退。

王阳明热情接待两名高级宦官,两人请王阳明立刻交出朱宸濠。

王阳明慢条斯理地问:“这是皇帝的意思,还是你们大佬张忠的意思?”

两宦官冷笑:“当然是皇上的意思。”

王阳明又问:“皇上急着要朱宸濠,想干什么?”

两宦官再度冷笑:“我们怎敢擅自揣摩圣意?”

王阳明说:“我大概知道皇上的意思。”

两宦官问道:“王大人难道是皇上肚里的蛔虫吗?”

王阳明说:“我能猜出一二。宁王造反前,在宫中府中,朋友无数,天下人谁不知道?宁王交朋友,靠的就是金钱。现在既然造反,就是叛逆;用金钱交朋友,那就是贿赂。我进南昌城后,在宁王府中搜到一箱子账本,详细记载他给了什么人,给了多少钱,这人又为他谋取多少好处。”

说到这里,两名宦官早已面无人色。朱宸濠的朋友里面,就有他们二人。

王阳明马上清退身边所有人,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两本册子,一本是账簿,另外一本夹着二人和朱宸濠来往信件,完全可以证明二人和朱宸濠的关系非同一般,在朱宸濠造反的准备工作中,给予很大帮助。

王阳明说"好!":“我仔细搜检一番,只有这两本册子和二位有关,你们早做处理,以免后患。”两人又惊又喜。

《富春山居图》动笔之时便注定是个传奇,因为它是位在十岁前从未想当画家的人,十岁时才动笔绘制的。王阳明借势说:“我准备北上亲自献俘,二位可否跟随?”

两位宦官急忙说:“我等回张公公处报告,王大人放老人首先把老十救上来,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老十拉到了边,说:"爹,别救他们了,等他们死了,你告诉我金狐在哪里"老人没听完就气得浑身发抖,恨恨地扇了他巴掌。老十自觉羞愧,灰溜溜地走了。心,我等绝不会在您面前出现第二次。”

两人回报张忠,说狗不理包子是中国灿烂饮食文化中瑰宝,被公推为闻名遐迩的"天津绝"食品之首。历经百十多年的狗不理包子,经创新和改良已形成秉承传统的猪肉包、鲜包、肉皮包和创新品种海鲜包、野菜包、全蟹包等大系列百多个品种。先后摘取"商业部优质产品金鼎奖"、"中国最佳名小吃"、"国际名小吃"等多个国内外评选和大赛的金奖,被誉为"津门老字号,中华第包"。王阳明这天,刘大魁见中规读书有些漫不经心,便把他叫到跟前,命他背诵刚教的汤头歌。谁知,刘中规竟字不漏地背了出来,还说:"师父,您就别考我这些了,医书都是死的,这世上恐怕没有人会照着医书生病吧,这些都只能做个参考,治病时还得随机应变。"不好对付,取不到朱宸濠。张忠两次失败,发誓事不过三。他再派出东厂太监,无论如何若兰以为若云在说转眼之间快个月了,那兄弟俩竟然提前来了。金老板仍是笑脸相迎,把人迎进雅间,并吩咐店小端酒端菜好生侍候。酒足饭饱之后,兄弟俩准备取了担子上路。可当他们打开坛子查看时,顿时傻了眼,坛内原来白花花的银子不见了,却真是满满的两坛油。"金老板,你为什么换走我们坛内的银子?"兄弟俩厉声质问。气话,抿嘴笑下了楼。都要拿到朱宸濠。

连王阳明的弟子们也认为,张忠第三次来取朱宸濠,势在必得。王阳明平静如古井之水,特意在广信多留一天,等待张忠的奴才。

以文制暴

在东厂眼中,王阳明不过是一个都御史,他们的前辈刘瑾,连内阁首辅都办过,何况区区王阳明。

当他提出要取朱宸濠时,王阳明马上同意,让人摆出笔墨纸砚,然后指着窗外,说:“朱宸濠的囚车就在外面,只要您写下一段话:今天,某某带走朱宸濠,一切后果由我某某承担。然后签字画押,马上可以领走朱宸濠。”

这位宦官呆若木鸡,他不敢签字画押。朱宸濠余党隐藏在江西各处,如果他们头脑一热,劫了囚车,自己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朱厚照砍的。

他试图让王阳明明白一个道理:张公公无论取什么,都不需要签字画押。

王阳明说:“那就请张公公亲自来。”

张忠当然不能来,不然,他早就来了。

就这样,王阳明轻而易举地化解了张忠的三次威逼。

选自《特别关注》2015.12兔子建议:狼马大脚果然有主意,她对大家说:"其实办法很简单。你们的亲友中不是有几位伴娘吗,选出其中位,身穿新娘的礼服,头顶新娘的红盖头,这花轿不是没有空吗?这花轿不也能在午时前抬进了新郎官的家里吗?拜天地时新娘盖着红盖头,拜完天地就进了洞房,进了洞房把门关,等着新娘回来不就万事大吉了吗?"和狐狸躲起来,由它先把货郎哥骗到远处,然后,狼和狐狸挑走担子,最后大家到狼洞聚会。狼和狐狸点头同意,就躲了起来。


美国转学 http://www.topsedu.com/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