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网 > 农业信息 > 按下三产融合“快进键”

按下三产融合“快进键”
2020-05-21 20:18:57   

园区工人在对铁皮石斛进行初加工。资料图

省乐清市大荆镇是野生铁皮石斛的产地之一,于上世纪90年代开启了人工栽培、加工铁皮石斛的历史。如今,面对铁皮石斛种植规模扩大,市场同质化竞争加剧的情况,大荆镇通过田园综合体建设,开辟种植差异化路线,并将产业链上游的种植优势扩大至下游的加工销售环节,进而激活了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为地方特色产业振兴做出了新的探索。

石斛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记载的一种极为珍稀名贵的中药材,是国家二级珍危保护植物。铁皮石斛是石斛中的极品,因表皮呈铁绿色而得名。素有“中华仙草”“药中黄金”之美誉,列“中华九大仙草”之首,古时被封为极品,药农需攀崖飞渡采之。但如今,石斛早已飞下神坛,走入寻常百姓家。在铁皮石斛的主产区浙江省乐清市大荆镇,建设中的石斛田园综合体正在把铁皮石斛的上游种植优势扩散为整个乡村三产发展的优势。

数据显示,目前该镇种植石斛面积已达6000多亩,占到全市总面积的近一半,尽管年产值只有2亿元,但按照一二三产全产业链计算,产值高达15亿元。接下来,大荆这一省级铁皮石斛产业集聚区,将在国家产业强镇和省级“大荆石斛田园综合体”的创建中,在三产融合上按下快进键。一个充满魅力的“石斛王国”正呼之欲出。

初秋时节,记者再赴大荆,一探田园综合体建设的究竟。

同质化竞争中的差异化路线

走进园区内“高鼻子生物”公司,光听名字就给人一种新奇感,移步到坐落于雁荡山北麓著名的“石斛谷”中,只见茂林修竹,奇峰怪石。溪边岩壁上,密密麻麻地生长着丛丛石斛,路边的杉树、木荷树上,从下到上也是一圈圈石斛。

乐清是全国铁皮石斛的主产区之一,但随着、等地种植规模的不断扩张,石斛在鲜条和加工品外形方面都出现同质化竞争的趋势。作为铁皮石斛道地产区、浙江省新“浙八味”培育品种铁皮石斛的核心主产区,如何用差异化抓住新的消费趋向?面对这一问题,近十年来,乐清越来越多的种植户将发展重点转移至仿野生栽培上,来培育新的发展优势。

将铁皮石斛绑到树上、栽到岩上等,看起来是让其自行生长,但高鼻子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长金传高告诉记者,这里头技术含量很高:先得利用快速繁殖技术,进行组培育苗,而最初的一年多时间里,种苗必须放在大棚内培育,等具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和生长力后,才能独立面对自然界的大风大雨。在上述过程中,“智慧农业”就功不可没。

由于组培具有一定门槛,加上近年来石斛苗需求量大,大荆镇不少种苗企业迅速崛起。在大棚种植基地内,同样颇具“科技范”:利用温湿度传感器等装备,可实时掌握土壤的水分、空气的温湿度等数据,“智慧农业”系统根据这些数据,就能及时做出应对措施,并能自动喷雾灌溉。

记者从乐清市农业局了解到,从2018年起的三年里,市里计划随着田园综合体建设投入1800万元,用于建设农业物联网项目。届时,可随时随地获取环境指标、图像,并通过智能化远程控制,让农业物联网率先在铁皮石斛上得以应用,精细化程度得以大幅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乐清再进一步,将农业物联网大数据中心、设备接入系统,以及包括物联网统一监管平台、物联网企业应用平台、阳光农场管理平台在内的三个子平台进行集合,融为农业物联网平台系统,对农业农村数据资源的集中采集、统一管理和综合利用起到积极作用。

据介绍,这一平台功能十分强大,既能接入物联网系统对企业进行全面监管,还能掌控溯源品控后台、种植养殖基地信息、标准化作业、智能农业监控系统、第三方质量安全检测等各种数据,实现农产品从“种苗到餐桌”的全过程可追溯。

从“一”到“二”拉长价值链

过去,乐清的优势集中在产业链上游,即规模化的种植环节。但如今,记者发现,在园区建设的推动下,乐清石斛产业从一产到二产的全产业链经营格局已渐成气候,有效拉长了产业价值链。

浙江铁枫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尽管成立不足十年,但发展速度惊人。创建之初,其董事长宋仙水就将眼光瞄准精深加工。这几年,除了组培苗高效繁育、铁皮石斛标准化优质种植做得风生水起以外,“铁枫堂”利用铁皮石斛作原料加工成中药饮片、保健品等深加工衍生品,效益颇为可观。

据了解,去年,宋仙水和乐清荆山石斛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一家新的公司,专门用于生产食品和饮料,总投资6.5亿元,预计2020年可一期投产。项目全部建成后,年加工石斛鲜条产能达到2000吨以上,订单收购带动近1万亩基地。

在乐清,从事生产经营的石斛企业有278家。但过去具备深加工能力、且拥有健字号批文的企业,少之又少。仅有的几家,其深加工流程也均在乐清以外。“铁枫堂”新公司的落地,有望打破这一格局。

“珀莱雅”是国内化妆品的巨擘之一,其创始人方玉友就是大荆镇下山头村的村民。2013年,方玉友流转了村里大片土地,并与村里合股成立名为“聚优品”的生物科技公司,发力三产融合。

记者两年前采访时,在精深加工环节,“聚优品”正主推“枫之灵”品牌的保健产品,包括了口服液、枫斗晶、胶原蛋白等,原料即是种植在下山头村仿野生基地的铁皮石斛。为了推广这些新品,“聚优品”可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然而,隔行如隔山,发展速度并没有如想象中美好。

碰壁之后,“聚优品”重新审视自身优势。去年3月,在蛰伏了两年之后,推出聚焦化妆品行业的全新品牌“植然方适”,并组建专门公司,从事产品研发、品牌营销等。因为熟悉市场,加上过去拥有的庞大销售体系,这家新公司一炮走红。

“聚优品”相关负责人蒋正剑告诉记者,去年,保健品产值仅700多万,但铁皮石斛化妆品产值已超过2000万,今年小目标超过5000万。通过精深加工成化妆品,整个铁皮石斛的附加值可增加十几倍,甚至更高。

为了帮助积聚人气,政府则在背后搭台,出面举办雁荡山铁皮石斛品赏节、铁皮石斛旅游文化节、石斛康养节等农事节庆。去年,乐清市还推出了“雁荡山铁皮石斛”区域公用品牌,并形成一系列品牌管理的办法机制,来提高乐清雁荡山铁皮石斛产品在市场上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乐清铁皮石斛的网络电商可圈可点,在全国率先建立首个石斛电子交易中心,采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模式,实现铁皮石斛业务的电商网络化运营,并通过石斛在线、现货交易所、微商城、PC端商城等平台,推动品牌的新一轮发展。截至4月底,石斛电子交易交收中心线上总成交量6600余万手,成交额累计530多亿元。

一个产业激活乡村资源

如果说二产的精深加工,对资本、土地、渠道等提出了一定要求,那么,在农旅融合上,许多主体都开始发力。有的建立了康养基地,有的搞起了采摘体验,还有的与养生餐饮结合起来,推出食疗套餐等。

记者看到,在田园综合体的创建计划中,大荆镇将整合特有乡土资源,采取新机制、新模式、新主体带动新业态的方式,将山林田园和农舍民宅转换为富民强村优势,构建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和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这其中,以下山头村石斛产业园和冯村石斛构建的综合体作为核心,再打通原东林片区多个产业集聚村落,串点成线。

说起下山头村,这十年间,真像坐上了火箭:2010年,村集体收入仅2800元,那时,村庄破破烂烂;可如今,一条平坦的大路直通村里,花园式楼群拔地而起。去年,依托铁皮石斛产业、百果园产业,以及发展休闲、旅游、观光等产业,村庄收入1500万元。这已经是记者第三次进村采访,确实,每年一个样。

高秀明是下山头村的党支部书记,过去一直在外头开班车。他告诉记者,尽管这里毗邻雁荡山,但一无资源,二无产业。为了自谋出路,村中青年多数外出经商、务工,诞生了不少“大小老板”。

在万千浙商中,方玉友算得上传奇,从单纯代理,到品牌运营,直至一手将“珀莱雅”扶入上市,许多人不知道的是,他还曾经是下山头的“村长”,并且一直怀揣着让老百姓、村集体富起来的愿望。于是,才有了“聚优品”。

经过几年的运作,“聚优品”慢慢走上正轨。但方玉友发现,以铁皮石斛为核心,进行三产融合方向没错,但如果想要更大范围、更深层次地激发乡村各种资源,必须要让铁皮石斛产业与乡村旅游深度融合。2018年,“慢方适”文化旅游公司应运而生。

蒋正剑告诉记者,与“聚优品”“植然方适”不同的是,“慢方适”集合了主题休闲、乡村民宿、文创设计、科普教育、森林康养等功能,目前开展的项目有铁皮石斛文创园、酒文化园、农耕文化园、铁定溜溜园等。

记者看到,这些项目各有侧重:像铁皮石斛文创园由石斛养生馆、石斛体验馆和近野生铁皮石斛种植区、酒文化馆等组成,主打康养体验;农耕文化园则由各个建筑单体构成,提供游、乐、购等服务;而铁定溜溜园是一个主题乐园。

据了解,今年,部分园区将正式对外营业,雁荡山铁皮石斛产业和乡村旅游也越走越近,互促互融。接下来,下山头村准备盘活闲置农房,为游客提供住宿、餐饮等服务,帮助农民增收。此外,“聚优品”“植然方适”和“慢方适”三家公司将进行股权结构的调整,目的就是进一步整合资源,与村集体形成更为紧密的利益共同体,推动更好更快发展。

热点推荐
今日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