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平新闻 首页> 新闻> 正文

法医工作调查:女法医拼尸后 再不敢碰红烧肉

2019-12-03 09:04:53
  

  法制网12月15日消息,去年残冬,晴空万里,车出建阳,直奔崇雒。

  崇雒乡隶属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距建阳30公里。

  车下高速路,出将口收费站,拐入乡道。崇雒乡文化站站长刘德书驾车带路,引领记者前往昌茂坊村凤山岭下的拜谒宋慈墓。

  宋慈,字惠父,福建建阳童游人,入仕宦生涯23年,先后赴江西、福建、湖南、广东等地任主簿、参赞、知县、通判、提点刑狱。

  宋慈去世前两年,将苦心编著的《洗冤集录》自刻成书,全书以7万余字记述了人体解剖、检验尸体、勘查现场、鉴定死伤原因、自杀或谋杀等各种现象,提供鉴别溺死、自缢与假自缢、自刑与杀伤、火死与假火死的方法,还列明毒物以及如何解毒急救的要诀。

  《洗冤集录》被公认为世界上现存的第一部系统论述的法医学专著。

  对于那些攻读法医专业的学子们来说,入学伊始不仅要熟悉古代这位了不起的前辈,更要知悉他在《洗冤集录》开篇自序写下的那句话:

  “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

  十余年前,电视连续剧《大宋提刑官》热播,宋慈功绩伟业广为人知。

  不过,相比于这位八百多年前出生的中国杰出法医学家,世人对当今法医的故事却知之甚少。

  法医的真实工作场景是怎样的?在近3年时间里,《法制日报》记者相继采访了数十位法医,聆听他们亲口讲述工作往事和经历,记录他们难忘的一个个瞬间。

  青春理想

  伍小生刚从命案勘查现场赶回,随即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那一天恰恰是新年假日结束上班第一天,这位年近半百的三级警督是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法医,可谓宋慈的家乡人。他阅读过有关宋慈的记述文字和《洗冤集录》,多次拜谒宋慈墓地。

  看到伍小生眼角布满红红的血丝,记者猜想他肯定没能踏踏实实地享受新年假日。

  这位法医出生在福建南平偏僻山乡,少年时执意读书,不仅成为兄弟姐妹中唯一跳出“农门”的孩子,还是全村第一名考入省城的高中生。当年报专业时,他只知法医有个“医”字,以为将来做医生给人看病,哪晓得上课接触尸体,要看、要摸,还要操持器械上手解剖,切开表皮、脂肪、肌肉,剥离神经,辨识骨骼,弄清人体各个器官与组织结构。

  头一次上解剖课,伍小生眼见躺在台子上的人体标本,不敢直视,缩身退步。

  杨忠保出生在距县城60公里的山坝子里,这位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法医在考上大学之前连县城都没去过。进大学上解剖课,第一堂课看老师摆弄福尔马林药水里泡着的人体标本,杨忠保整整两天什么东西也吃不下,班上有个男同学,一听上解剖课就直淌泪水。

  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法医汤晓蕙高中时看过一部长篇电视剧《鉴证实录》,剧中女主角的法医风采令她神往。高考报考专业,她毫不犹豫填写下“法医系”三字。忆起大学入校第一天,来自天南地北的11名法医系女生聚首宿舍,大家兴奋激动,不知谁爆出一声“我们今晚去校园探险吧”,人人显得胆大无比。

  身为广东省清远市人民检察院法医的徐秀英,早在高中毕业之前就读过英国著名女侦探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说译本及日本名作家撰写的推理侦探小说,着迷推理断案,她17岁考入西安医科大学法医专业。

  刚入校时,徐秀英与6名女生结伴勇闯实验大楼,这幢大楼在众多新生眼里神秘诡异,7名女生鱼贯走进长长幽暗的楼道,楼道尽头是人体标本室,忽见对面有人匆匆走来,一位老师手拎一只人体胳膊擦身而过,众女生们顿时面面相觑……

  污秽血腥

  中国古代称官署中负责检验刑事伤害和尸体的吏役为仵作。

  当今法医则是司法机关中运用医学技术对与案件有关的人身、尸体、物品或物质进行鉴别并作出鉴定的专门人员。

  大学实验室里的人体标本除了有浓浓的福尔马林药水气味,均经过清洗、消毒,干干净净,没有血腥污秽的腐烂气味。而身在命案凶杀现场,不论眼前场景多残酷、多血腥,不论尸首腐败气味多刺鼻、多熏人,法医都要俯身近观、凑近鼻嗅、上手触摸。

  那些走出学校校门、初次在命案现场勘查的年轻法医们,势必要经受心灵上的洗礼,日后工作不知要遇到多少次形形色色的惨烈场景。

  辽宁省大连市有两个中年男人友情破裂,一方对另一方恨之入骨,怒杀对方后将被害人碎尸残骸统统抛进马桶冲入下水道。正值严冬,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刑警打开楼区地下水过滤库,找来大罩网,从臭气熏天的污水过滤库里一网网捞出被害者残骸,交给年轻女法医李昂,由她将残骸尽可能地按照人体骨架结构拼出人形,以推断犯罪嫌疑人作案的手法和过程。

  中午时分,李昂回到单位食堂买饭。眼看同事从窗口欣然端走红烧排骨,她感到胃里翻腾得厉害,最终忍住连连呕吐的欲念,此后再也不碰红烧肉。

  江苏省丹阳市公安局法医郭良接到出警命令,一名女大学生被人掐死后扔进河里,犯罪嫌疑人指认了行凶抛尸地点。郭良与刑警来到岸边,他第一个下水。水深及颈,死者被长长的水草缠在水下,他要憋气下潜,出手拉拽。

  死者被抬上岸时,她的头发完全脱落,眼球外鼓,口唇外翻,四肢浮肿……郭良淋浴冲洗,感觉身上很难冲洗干净。结果,这情景当晚入梦,他在淋浴器下没完没了地洗来洗去。

  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法医李萍记得,大学期间去实习,她跟已经工作的师兄走进殡仪馆,看到台子上摆放着一具尸体。师兄吩咐她开颅检验,随即将一把亮闪闪的小钢锯递到李萍手里……

  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法医陈煌峰参加工作多年,目睹死亡惨相逾千起:

  有自杀者从高楼跳下,全颅崩裂;有吸毒女骨瘦如柴,亡命在逼仄小黑屋床上,死不瞑目;有遭枪击身亡者,土葬十余年被掘出验身,四肢腐烂;有江中浮尸呈“巨人观”,五官肿胀变形……

  还原事实

  法医勘查命案凶杀现场,最重要的是能提供医学上的证据,判明死亡原因、时间和性质,推断和认定致死、致伤的凶器,分析作案手段和过程,以便还原事实,查明案件真相。

  云南省沾益县公安局法医庄群勇奉命赶赴一废弃采石场勘查,看到一辆焚毁的微型车旁有一具烧得焦黑的尸体。警方调查确认死者是当地一名漂亮寡妇,经营烤烟非法生意,曾与一有妇之夫一起做生意。蹊跷的是,那名男子因大面积严重烧伤住院救治,入院时间与焚车时间相同。

  死者母亲找到警方,指控那男人有杀人嫌疑。被烧伤男子躺在病床上回答警方询问时说:“我俩想一起死,为殉情开车到采石场,我们用松枝点火,火烧大了,我怕了,逃了,她没逃。”

  庄群勇在焚车现场找到一把宰牛刀,从刀上提取到殒命女子的血痕,又从烧伤男子的衣服和鞋子上验出那女子的血迹……烧伤男子拒不交代涉嫌谋杀犯罪行为,却无法否认焚车旁丢弃的宰牛刀是他家里的,无法否认刀、衣服和鞋子上粘有的死者血迹;无法否认现场焚车是泼倒汽油点火酿成。铁证如山,这名犯罪嫌疑人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有居民一大早到水井旁洗菜,发现井中有疑似尸块。

  江苏省镇江市公安局润州分局法医李祥霖赶赴现场勘验。排净井水,李祥霖与同事轮流下井,搬抬井底石块运上地面,历经十多个小时向下掘进十几米,终于在井底发现藏匿在大袋子中被肢解的人体。案情大白,一名四十多岁的离异男子杀掉两名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购置电锯在家中肢解死者躯体后抛尸。

  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刑科所法医张斌,比对6年前一起命案在逃嫌疑人血样时,比中广州数据库中的一人DNA检材数据。作案嫌疑人辗转于安徽、浙江、贵州数省,行踪难觅,后来在广东落脚。南京警方赴广东抓获他时,他正在与人赌博。尽管多年来他东躲西躲,但最终因在杀人现场丢下的半截烟蒂,成为警方突破命案的关键线索,他最终向警方交代了夺人性命的详细经过。

  客观理性

  人要有同情心和爱心,法医的职业道德要求尊重死者,然而出于一己之念的同情心和爱心不能取代用科学精神从事法医工作。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形,法医秉持客观理性,严格按实事求是原则投入工作,避免误断误判。

  湖北有位小媳妇与丈夫发生矛盾,独自在家居近旁一间简易房住下,意外遇害身亡。现场勘查发现室内东西整整齐齐,死者佩戴的手串珠子散落在地,胸罩上有一抹淡淡的血痕,死者丈夫被列为嫌疑对象。

  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法医方慧赶到现场,仔细观察死者胸罩上那抹淡淡血痕,感觉可疑,经检测发现这抹血痕是另一名男性而非她丈夫的血迹。男性血迹如何抹在死者胸罩上?这抹血痕经DNA检测,比对出一名四五十岁的男性,此人远在江苏南京打工。警方找到他询问,他坦白了杀人经过。

  四川南充一住宅小区人家,一女子毙命躺卧,身浸血泊,屋内充满浓浓血腥味。在死者家中,一位市公安局领导面对市公安局顺庆分局法医韩治斌神情凝重地发问,“是凶杀还是意外死亡”?

  迈进这家家门,韩治斌看到死者踢飞的拖鞋,看到死者体位附近一地大大小小的玻璃碎片,测量了死者颈部5公分宽、6公分深的致命伤口,找到戳入死者颈部那片大大的带尖角的玻璃碎片,综合门窗没有任何外人进入痕迹等诸多因素,合理推断意外发生——女主人打扫室内卫生,她穿着拖鞋抱起重约十公斤的药酒玻璃坛准备挪开,由于地面有水渍,不慎脚下一滑,瞬间后仰,倒地同时,玻璃酒坛失手跌碎,一片偌大玻璃碎片深深扎中她的颈部……

  韩治斌反复勘查,冷静地给出结论:“这不是命案,是意外死亡。”

  在北京开饭馆的一位老板被自家亲侄女指控为她孩子的生父,侄女年仅十五岁,鉴定委托书摆在了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主任法医师鲁涤的办公桌上。

  这次鉴定不同以往——叔叔与侄女二人具有血亲关系,这种鉴定以前没有做过。尤其在采集了双方当事人及婴儿血样后,检测结果令鲁涤纠结。在当时的检测条件下,鲁涤检测了11个DNA的STR和VNTR基因座,发现这两个被鉴定人之间有三个基因座不符合遗传规律,这在排除的案件中是比较少见的。这个鉴定的特点在于被指控男子与孩子母亲是近亲,他们的等位基因型接近,容易发生“错认”,也就是说容易把不是生父的被指控近亲错认为是生父。

  出于职业鉴定人的敏感,鲁涤想到,孩子的生父是否也是这个家族的男子?

  鲁涤后来得知,开饭馆老板从外省来京打拼,带来众多亲戚。怀孕女孩的生活环境中有多个堂哥、表哥等不出“五服”的年轻男性,这个女孩一般不与外面的人接触,也没有在外被奸污的经历。由此可见,孩子的生父很可能也是被指控叔父和孩子母亲的亲属。

  鲁涤综合检测结果及了解到的详尽案情,确信检测结果不能证明女孩怀孕与她亲叔叔有关系,继而作出被指控叔父不是孩子生父的鉴定意见。

  疑凶显形

  “好法医不仅具备深厚的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更要非常细致地观察事物。”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法医张飚这样说。

  冬日上午,一位上年纪的母亲去邻近儿子家看望,进门后看到儿子倒地身亡,血流满地。儿媳恰恰于前晚乘火车回了娘家。警方接到报警勘查现场,张飚看到死者头上有钝器重击创伤,腕上手表被强大外力砸坏,表针停摆在11时15分。

  究竟是作案人尾随被害人在进门处实施攻击,还是在室内开始攻击;被害人是躲避攻击被追打至客厅,还是进门即遭到攻击倒在客厅?

  张飚注意到门锁及窗户没有撬动痕迹,于是在想什么人能预先藏身家中?

  他反复勘查,终于在居室客厅墙内嵌入的配电箱电闸开关上找到了很难发现的一丝淡淡的血迹。综合证据显示,作案人预先埋伏家中,关闭电闸,等到被害人进家门,即用钝器重击其头部,二人在黑暗中追打至客厅,被害人伤重毙命,嫌疑人打开电闸,清理现场,洗净手上血迹离开。

  案件历时半月后侦破,原来是被害人妻子雇凶杀夫,她提前乘火车回娘家,期望造成本人不在现场的假相。警方擒获了两名行凶嫌疑人及指使行凶的那个儿媳。

  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发生后,肇事车辆损毁,主副驾驶座气囊爆出,肇事司机逃逸。

  车祸发生当天下午,有人投案自首,自称肇事驾驶人。公安交管部门向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提出鉴定请求后,案情递交到主任法医师袁丽手上。在采集了自首人血样后,袁丽要将此人与肇事车辆遗留的生物检材进行同一性比对,她与同事在主副驾驶座气囊上提取到肉眼难以发现的人体微量脱落细胞。

  袁丽发现遗留在两个气囊上检测出的DNA同属一人,却与投案自首人的DNA不符,但可以确定的是,主副驾驶座气囊上检测出DNA与投案自首人具有亲缘关系。警方最后查明,投案自首人是肇事驾驶人的儿子,儿子替父亲“顶包”,假相被拆穿。

  “白糖和毒鼠强都是白色的。”

  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技术处主任法医师李虹难忘那次办理过的一起投毒案件,一家幼儿园众多幼童出现呕吐、肚子疼,老师以为孩子们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医院鉴于如此众多幼童身体出现的严重病状,怀疑并非食物污染原因,紧急求助警方。

  李虹接受指派,连夜进行药物检验分析,确定毒物属性,告知医院对症救治。原来,那所幼儿园聘用了一名为孩子们烧饭的女师傅,领导认为她干得不好,准备辞退她。此人心怀不满,离开幼儿园前将毒鼠强掺入厨房盛有白糖的罐子里,致使这家幼儿园里的64名幼童中毒。

  崇高境界

  法医虽不似刑警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时面对面的搏斗较力,但这项工作的战场存在危及生命健康的巨大风险。命案发生的现场往往环境恶劣,法医面对复杂案情包括暴尸山野、命丧水底、掘土深埋,躯体腐烂、污血刺鼻。身为专业人员,法医深知尸体腐败会滋生各种细菌,而一些死者生前患有各种传染病并非法医第一时间就能知晓。

  入冬时节,辽宁省公路上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一辆运载危险化学品的大型液罐车因车祸大量泄漏剧毒化学液体。时隔一天,一名老年男子在距现场数十米外的家中蹊跷死亡,死者是否因危险化学品泄漏中毒致死,需要鉴定部门明确甄别。

  一份委托申请紧急递到中国刑警学院法医学系。中国刑警学院法医学系主任林子清决定对死者进行病理解剖时,考虑到这名老年男子身体存在残留毒性挥发的可能,尽管窗外气温零下十几度,林子清与两名助手决定将解剖室窗户打开。林子清叮嘱两位助手,让他们站在距窗户较近的上风处,自己处在下风处。解剖手术结束,窗外已是漆黑一片。

  林子清脱下手术服,经过仔细清理后走出解剖室,坐到自己办公桌前。突然,一阵剧烈心悸袭来,那是从未有过的一种感受,他清楚这是中毒表现。周围的人慌了神,连声催促他去医院救治。

  “我坐着不敢动”,林子清告诫身边的人“再等等,再等等,不行就整副担架抬我去医院”。十几分钟后,强烈心悸减弱了、消散了。解剖证实,居家身亡的那名老年男子的确死于中毒。现场勘查发现,大量剧毒化学液体因车祸外泄后,一直流淌到老年男子住家附近的地面上,他是被剧毒化学液体挥发的气体熏死的。

  解剖完成第二天,环保局专业人员带着仪器来到法医学系病理解剖室测试。结果显示,房间里的毒性含量超过致人死亡标准的10倍。

  江苏省常州市一对夫妻和女儿在家里被凶手先后杀害。灭门嫌疑人本是入户抢劫,却制造假相,将女性被害人内衣扒下,伪装强奸现场后逃走。

  “那可是三具尸体啊。”江苏省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主任法医师罗斌回想自己跟老法医赶赴案发现场,从当天下午一直勘验到次日早晨8时结束。临近结束时,他累得全身僵硬,右手连解剖刀都捏不住了。

  盛夏季节,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侦支队法医王元兴一天赶赴三个命案高腐现场,连续12小时高强度勘查,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他说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那次经受了“极限考验”。

  “福尔马林是我们法医不可避免要接触的东西,因为取得标本必须要用福尔马林来固定,至今没有任何一种药品能代替它,而它属于对人身体有害的物质。”

  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技术处主任法医师顾晓生告诉记者,法医工作高尚而神圣,然而在光环背后是一般人所看不到的高危风险,很多尸体都带有各种传染疾病,一些因吸毒丧生的人还患有艾滋病。

  “世上有谁能比法医想得开。”顾晓生说,当法医作出的鉴定为死者伸张了正义、为当事人洗清了冤屈,心里就会觉得格外自豪。他说,“很多法医前辈毕生坦荡公正,活到八九十岁,他们都是豁达开朗的人”。


更多精彩:
时时so官网 www.shishisoo.com

乐平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CopyRight 2008-2010,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乐平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